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遇虎(古言,1v1h) 93.正文完结

93.正文完结

    霍家的二姑娘要出阁了。
    夫家是城中新近搬来的大户,姓白,年纪轻轻便已累下万贯家财,容貌就不说了,那气度,那风仪,比起皇城中的天潢贵胄也不见得就逊色了。
    据说这白公子早前曾与霍风有过往来,于病重之际得过霍风的药物,救回了一条命,心中常怀感激,后来听闻那药物原是出自霍二姑娘之手,不知怎么的,竟对这位素未谋面的霍二姑娘患起了相思病,得知她未曾婚配,欣喜若狂,举家搬迁至此处求娶佳人,其心至诚,终于感动了这位霍二姑娘。
    虎族孤傲成性,一向独来独往,不屑与人结交,于成亲一事,扶光却一反常态,红艳艳的帖子往家家户户发了个遍,将认识不认识的街坊四邻都请了过来,若不是霍云容拦着,他简直想去皇城中张贴告示昭告天下他要娶她了。
    魏彦明自然也收到了帖子,霍云容原本是犹豫的,不知该不该给他送这请帖,送也不对,不送也不对,着实为难了一阵子,扶光心里却憋着一股劲,执意要送,霍风也说相识一场,成了亲连张喜帖都不送未免不合适,最后仍是送了。
    霍风亲自去送的帖子,回来之后没说什么,霍云容总觉得自己辜负了人家,心中有愧,也不敢多问,不过成亲这日他终是没到场,只说身体抱恙,不便前来,备了一份极为丰厚的贺礼让人送过来。
    城中新修的白家府邸,此时处处悬灯结彩,门窗之上张贴着大大的囍字,邻近的街坊接了喜帖,不约而同地备了贺礼来沾喜气。一时之间,府中鼓乐喧天,灯火通明,一派觥筹交错之声,直至月上中天,宾客散去,偌大的府邸才渐渐归于平静。
    扶光今日喝得着实不少,宾客散时他的脸上已带了些醺然的醉态,然而他毕竟是妖,不同于凡人,回房的路上被夜风一吹,醉意已消了七八分。
    嘴角微微翘起,他在房门站了片刻,然后慢慢推开了门,房内红烛高烧,不同于往日的素面朝天,霍云容今日是个珠翠凤冠的打扮,一身火红的嫁衣,粉黛盈腮,显得面若桃花、肤如凝脂,一双潋滟的妙目在烛光映照下格外娇艳动人,眼波流转间,说不出的惑人心魄。
    扶光轻轻摸着她的眼角眉梢,她的睫毛微微颤动,扑在他的指腹上,搔起一阵轻痒,手往下滑,他抬起她的下巴,忍不住俯身将嘴唇压了上去。
    霍云容仰着脸,手臂环住他的脖子同他亲在一起,两人交换了又长又深的吻,嘴唇被亲得水津津的,霍云容尝到他嘴里有些辛辣的酒味,眼中被激得泛了雾气,娇喘微微,低声对他说:“你把衣服脱了。”
    扶光笑了起来,眼神促狭,捏着她的下巴调笑道:“容儿这般迫不及待要洞房,一刻也等不得了吗?”
    霍云容面上却无甚羞容,抿了抿嘴,伸手去解他的衣服。
    扶光眉眼带笑,十分老实地配合她解衣的动作,不多时就将上身的衣物脱尽了,露出精壮结实的筋肉,纵横交错的淤伤遍布在后背、肩头、臂侧,青青紫紫的,瞧着很是可怖——是他回来的那日被霍风打的,用的是家中的扁担,下了狠手,他也老实,明明能躲得过,却非要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让霍风打,若不是霍云容拦着,霍风怕是真的要把他打死。
    霍云容用指腹轻轻碰了碰,眼神流露出一丝心疼:“都半个月了,怎么还没好啊。”
    “没事,不疼。”扶光垂眸看着她,轻声道:“容儿这样心疼我,我就是被你哥哥打死了也值得。”
    霍云容扁了扁嘴,低声咕哝:“成日说这些疯话,你要是被他打死了,那我岂不是同你一起死了吗?”
    “好,是我说错了,咱们都不死,长长久久的活着。”他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揽进怀中,手掌很自然地覆上她还算平坦的小腹,“还没见着它是什么模样呢,可不能这般轻易就死了,容儿今日可有不适?”
    霍云容在他怀中摇摇头,“这几日乖得很,一点也不难受。”她闭着眼睛,想了想,说道:“你说它生出来会是什么模样?是人还是虎?”
    扶光被她问得一愣,心里也有些茫然,他还从未有过子嗣,也不曾了解过妖族同凡人生出的后代是什么样子,当下只得老实答道:“我也不知。”
    霍云容秀眉微蹙,有些苦恼:“生出个人来还好些,若是生出一只小老虎,那可有些麻烦了,爹娘怕是会吓得不轻。”
    扶光的真实身份,霍家父母还尚未知晓,家中只有兄嫂二人知道,毕竟谁也不能轻易接受自家好端端的女儿嫁了一只来历不明的妖。霍云容腹中的孩子尚未安稳降世,若是因此引出什么变故,那麻烦可就大了,因此霍风作主先瞒着父母,等孩子生下来了再慢慢同他们讲明白。
    “那也不怕,若是真生出只小虎崽,我到时使个障眼法骗过爹娘便是,等它大一点,我再教它如何修炼成人,容儿这般聪明。生出的孩子一定也是聪慧过人,总不至于学不会。”
    霍云容轻哼一声,想起之前的许多事,低声嘀咕:“花言巧语,我哪里聪明,明明被你骗得团团转。”
    扶光显然也跟她想到了一处,将她抱在腿上,抵着她的额头笑道:“那是因为容儿心里也喜欢我,所以才不舍得让我失望,你是心甘情愿上我的当,并非当真被我骗过了。”
    四目相对,霍云容清清楚楚地瞧见他眼中映出的摇曳烛光,和自己有些无措的面容,她的脸上渐渐热了起来,双手搭在他肩上轻轻一推,转头避开他的目光,故作镇定地说了句:“热死了。”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是害羞了,低笑一声,将她抱得更紧,手慢慢探进她的衣襟里,“真的吗?我倒是有些冷,容儿发发好心,给我暖和暖和吧。”
    “你……”一只乳被他握在手里,她低喘一声,微微睁大了眼睛。
    “舒服吗?”扶光低头咬了咬她的耳朵,火热的掌心贴在柔嫩的乳肉上,略显粗糙的指腹按住小小的乳尖,顺着乳孔来回摩挲揉捏。
    “唔……啊,不行……”霍云容抓住他的手腕,她的身孕才三个多月,胎象还不稳,不能同房的。
    “我知道,”火热的唇舌掠过脸颊,含住了她的嘴唇,他的声音有些含糊:“我不进去,容儿自己坐到我脸上好不好,许久不曾吃过那处了,容儿心中一定想得很,我轻轻的,决不会伤了你,让你快快活活地度过一个洞房花烛夜。”
    霍云容红着脸,有些犹豫,以往也不是没让他吃过那处,但那多半是被他强行压在身下弄的,现在要她自己张开腿往他脸上坐……这般放荡淫浪的事,她怎么做得出来。
    然而这具许久未经情事的身体实在是太不知羞,一靠近他,便言不由衷地被勾起了欲念,腿间湿乎乎的淌出了水,至今还能装模作样的推开他,也不过是碍于腹中的孩子,强行忍耐着罢了。
    霍云容正是迟疑不决,胸前忽然一凉,她回过神,却发现扶光一声不响地脱了她的衣服。
    不知是不是错觉,扶光只觉得她的双乳似乎比以往更丰盈了一些,粉团一样,软软颤颤的,看得他一阵口干舌燥,他将她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抱住了她的腰,低下头,将脸深深地埋了进去。
    胸前燥热不堪,霍云容下意识地抱住他的头,修长白皙的脖子往后仰起,娇娇绵绵地叫出了声。
    片刻之后,扶光抬起了头,霍云容胸前一片水光淋漓,他蹭了蹭她的脸,捏着她的乳肉,满足地叹了一声:“好香,容儿身上的乳香味越发浓郁了,何时才能喷出奶水,一定比那劳什子琼浆玉露甜美十倍百倍。”
    霍云容脸上红得几乎要滴血,伸手推他的头,“你又胡说什么?就算……就算有,那也是喂小娃娃的,同你有什么关系?”
    扶光将她压倒在床,眼神灼热:“容儿出了奶,难道不给我吃吗?”他在她胸上狠狠捏了一把,“你瞧瞧你这处,这般丰润,小娃娃如何能吃得尽?我一定要吃,吃得干干净净,非但要吃这里喷出的奶,还要吃下面淌出的水……”
    他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轻轻松松把霍云容拖上去,分开她白嫩的双腿,将那口湿润娇艳的小淫穴按在他脸上,扣着她的软腰开始吃她的穴。
    长舌抵在她的肉穴周围来回扫舔,一圈又一圈,舌尖顶开柔软紧致的穴口,横冲直撞地往深处钻,霍云容舒服得浑身发颤,腰软得坐不住,膝盖艰难地跪在他脸侧,她双手撑在床头,扭着腰叫忍不住出了声。
    窗外月色溶溶,窗内春光满室。
    ——正文完——


同类推荐: 排他性(bdsm)我和我的女友们我成了DIO的恶毒继母宠娇儿(父女产乳高H)[流星花园同人]攻略Ren花泽类的正确打开方式[火影]论以4399小游戏统一忍界的可行性遇虎(古言,1v1h)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