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蓁蓁【骨科】 变现

变现

    周六原本跟可可约着一起用功的,但奈何她先请教了季悬铃,让他解决自己各种奇怪的幻象。
    而季悬铃给的方案就是:变成现实。
    所以现下蓁蓁被压在昨天还在听课的讲台上吻着,快要喘不过气。
    今天穿的白衬衫牛仔裤,嗯,跟季悬铃一样…蓁蓁衬衫前面的扣子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一颗一颗解开,先是指尖探入其中,而后是整个手掌…
    “嗯哼…啊…”胸前小浑圆被温暖的手掌整个包裹时,蓁蓁哼叫出声。
    “舒服吗?蓁蓁喜欢吗”  面前的人哼哼唧唧闭着眼睛点头
    “乖….宝宝好乖”季悬铃松开妹妹的舌头,亲亲嘴角,将自己的侧脸紧贴妹妹,想将自己的温度也一同传递给她,靠近耳朵,然后张嘴含住耳垂开始舔。
    要疯了  蓁蓁觉得自己的幻象里也没有这些内容啊,属于原本只想要搞懂一个单词,结果季悬铃拿来一本词典让她学。
    好热,好热,蓁蓁开始摇头晃脑,想要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也想离面前的热源远些,也有可能是自己体温在升高,但一定是季悬铃的原因更多一些!是他把她变得这么热,这么黏黏糊糊的。
    有什么东西企图往耳朵里钻,啊!好痒!
    蓁蓁低头又抬头,企图甩开这东西,但它就是死死吸在了耳朵上。
    躲不掉,甩不开,没办法,只有放它朝更深处钻去。
    上面既然躲不掉,蓁蓁就开始将注意力往其他地方转移,胸被哥哥握在手里揉着,今天真好,不轻不重,揉的她好舒服啊。
    “嗯…哥哥…喜欢..哥…季…哼嗯..”又开始哼唧出声。
    前两年刚发育的时候哥哥也帮她揉过,不过是在自己强烈要求下隔着衣服隔着被子揉的,与此刻肉贴肉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蓁蓁更喜欢这样的,与季悬铃亲近,本身就是她最渴望最喜欢的事情。
    不知道蓁蓁的幻象中自己是否也是曾这样对待她,但此刻,在只有他们二人的教室,他揉着蓁蓁的胸,一下亲她的嘴一下吸她修长的脖颈,想怎么弄怎么弄,这个画面,确确实实在他的梦中出现过,不止一次,说不清多少次…
    然后他可爱的,迷蒙的小宝贝会抬起头用湿漉漉的眼神勾着他,小手停在他的勃起上,问他:“哥哥,这是什么”  然后一把握住。
    然后无师自通的动起来,她会怪他,为什么捏自己胸的时候那么大力,所以她要在此刻报复回来,手下一点点的收紧,用力的摇晃起来。
    噢,宝贝,乖宝宝,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吗,季悬铃只求她多一点,再狠心一点的惩罚。
    “呃  嗯哼…嗯呃!”季悬铃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抬头不住的咽口水,来回滚动的喉结惹得蓁蓁去捕捉含弄,下身已经涨到极致。揉胸的手也收不住力道了。
    “啊!哼嗯…”蓁蓁的哼唧声和季悬铃难耐的梦哼吞咽声在此刻混在了一起。
    为什么面前的小人还没有动作?为什么还不惩罚他?季悬铃低头看向蓁蓁。
    好嘛…蓁蓁正舒服着呢,双手紧紧抱着她,无意识的在他背后来来回回,也可能是有意识的….头在他胸前蹭着,两边的碎发散开来,沿着脸颊垂落,沾了汗,贴在脸上,痒痒的,想蹭掉,谁知道越蹭散落的发丝越多…
    蓁蓁脸颊泛红闭着眼睛,好舒服好舒服,原来亲吻加上揉胸可以这样舒服,她真的好喜欢,甚至期盼着季悬铃可以像昨天那样,大力的,凶狠的揉她,甚至晃动,她好像要好想要…
    这样紧紧的拥抱,皮下肌肤紧紧贴在一起,唾液汗液交换,被彼此的气息包裹,好想她们自成一个空间。
    蓁蓁觉得自己好满足,又好想要…还想要什么,她也不知道…
    算了,季悬铃认命的闭了闭眼,手下动作不停,也不敢停,看季蓁蓁舒服那样儿…
    行,认清了,这完完全全是只顾自己舒服的主儿,他裤子都快要撑破,已经抵在了小花径的入口处,怀里的人丝毫未觉。
    季悬铃总是希望蓁蓁开口的,她想要的,他都会给她。她亲爱的妹妹只需要手心朝上,冲他要就好,甚至想求求她,不管什么,向他要吧。
    欲望也好,情绪价值也好,感情也好,金钱也好,头脑也好,向他索求吧。
    季悬铃唯一只怕她对他无所求。
    最后也只是像昨天一样,拥紧了蓁蓁,就这么抵着她的那处,自虐般一边感受那处的湿润温度,一边自己慢慢平复….
    没关系,忍耐,他已于黑暗中学习上万次。
    这天除了把教室里的幻象实践,还有医务室…卫生间…所有她提到的地方,季悬铃都拉着她一一变成现实。
    蓁蓁不知道这样是否能解决她的问题…还是说,下周开始会无法直视整个校园?那她就要冲季悬铃兴师问罪了!
    --


同类推荐: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草莓印辣妻束手就擒情色人间(脑洞向,粗口肉短篇)人类消失之后(nph人外)不小心和储备粮搞在一起了(西幻)日日夜夜给卫莱的一封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