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刀剑乱舞]每晚都要开开心心(np) 第一百零六夜

第一百零六夜

    “这是当然!”
    她终于破涕为笑,扑在他的身上
    也许是氛围变得轻松,也许是两人都怀有隐约的欲念,他捧着她的脸,加深了那浅尝辄止的吻
    没有任何干扰,这次,她是第一次认真品尝他
    他吻的温柔细致,舔吻她的动作又柔缓,明明没有多么激烈,却让她感到一阵酥麻,那酥麻的触感甚至从唇部一直震荡到胸口
    绵长的吻终于结束,烛台切望着她,好似爱怜不已一般,一遍遍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
    这让月有点搞不清
    先吻上来的是他,擅自停下来的也是他,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啊?
    虽说游戏总有怠倦期,不过既然上线那就说明闲置了一段时间后,玩游戏的心情又回来了
    所以,带她到他的房间吻了半天,两个人居然倒在他的床铺上干瞪眼,这合理吗?
    被烛台切吻得有些欲求不满的月,在他又要抚摸自己的时候,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因为口中含着他的手指,月有些嘟嘟囔囔
    本来,他吻她,只是情不自禁,可是等吻结束后,他发现他要的好像不止这些
    于是,他征求她的意见
    “...可以吗?”
    终于坦诚的两人,恰到好处的氛围,于是,她坐在了他的身上,用行动代替了回答
    烛台切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等着她的下一步
    她像拆礼物一样解开他的腰带,接着又贴在他的身上与他拥吻,只不过这次,下边也与他贴着厮磨
    或许两人都有些零星的欲念,不一会儿,他的性器越发坚硬,而她的穴口却越发柔软,两人接触的那部分湿滑一片
    烛台切似乎对这种温情细腻的接触着迷不已,他并不急着动作,但是....
    “唔!”
    她主动抬起腰肢,吃下了他的肉棒
    辛辣的欲望一下燃烧了他与她,他转身扑倒她,挺身将剩下的性器尽数送入
    水润的穴口被撑开,没有丝毫停顿,他直直撞向花心,被顶入的饱胀和毫不讲理酸麻一齐袭来,不过几次直撞花心的肏法,将她的眼泪都逼了出来
    只不过是几日的恢复,她好像完全忘记了太刀的规格还有那些天的辛苦,毫无防备,她为他敞开
    而当她被他压在身下狠肏的时候,她才猛然惊醒一般想要反悔,可是一阵比一阵强烈的快意又让她僵着身子,接受他的仿若凌虐一般的肏干
    好像是觉得她总想并拢的双腿碍事,他干脆将两条腿提在他的肩,让她脆弱的花穴全部暴露,自上而下贯穿着已经濒高潮抽搐着的花穴
    “啊啊!停下!”
    “我要...唔!”
    他衔住了她的唇舌,他不想听到她的拒绝,而他也知道,这样的吻最能安抚她
    小穴规律的开始抽搐,腰部完全悬空,肉棒裹着两人黏滑的体液,偏偏是这个时候,肉棒反而缓慢抽插小穴,不时发出“啧啧”声响
    她被他牢牢制在怀中,颤抖着
    好似蝴蝶被定住了双翼,她被卡在高潮的边缘
    等她不再颤抖,他抽出自己的性器,像是在安慰她一般揉弄着她的花珠,他用吻平缓她的欲潮
    接着,他问
    “怎么样?要再来一次吗?”
    “哈...哈啊......”
    月欲哭无泪,她已经没力气了,打算高潮完一次就结束,结果...
    身下迟迟未褪去的空虚感还在作怪,小腹深处的麻痒命令她“吃掉”眼前的男人
    她想要高潮,而他却....
    烛台切温和的浅笑着,好像刚刚所作所为与他无关似的,好像选择权在她这里,而他不过是个听从她指令的可怜人一般
    “今天就到这里吗?”
    她暗恨的咬上他的肩头
    “...再来一次!”
    ------------------------------------
    “...这副样子的月...”小龙捻着月的下巴看来看去,沉吟片刻“还以为是一场梦呢...”
    “诶?”
    月得到烛台切的保证后,月安下心来找大般若,不出意料看到了小龙也在这里
    叁人聊过一阵后,大般若坐在廊下悠闲晒着阳光,月和小龙木门后继续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不一会儿,月被小龙拜托靠近一些
    她靠近了他,而他观察的是那样专注,让她险些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
    “什么...一场梦?”
    “那时候为了逃出去,月到了妖界?”
    “是这样,怎么了吗?”
    那时候,小龙虽是本体形态,但还尚留存有意识,他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好像在第叁视角旁观自己与她所经历的一切
    逃不出的红雾,飞速蜿蜒爬来的触手,腐败的肉块陷溺她纤细的足踝
    或许力量已经耗尽,她没有再使用任何其他的招数逃跑,只有不知疲乏的奔跑着
    几次跌倒,几次落入陷阱,都毫不犹豫爬起,继续向着可能的出口奔去
    她为了自己....
    “遇到了难缠的家伙了吗?”
    “唔...差不多是这么回事吧.....”
    “妖界...不是一个好的旅行去处呢...”
    “当然了,谁会去那个地方..、唔!”
    小龙揽着月的腰肢,猛然将她整个抱入怀中
    “怎么了?”
    他沉默良久,好像在确认怀中人的存在,确认她确实在自己的身边
    还好吗?很辛苦吗?会后悔那样冒险吗?
    他想问的有好多,但是,最后最后,都凝成一句话
    “谢谢”
    向来轻松愉快的小龙,如此郑重道谢,月有些不知所措,两只手僵着不知放到何处好
    “不...不用谢?”
    “哈哈,抱歉,让月感到沉重了?”
    “差点以为旅途就要终结在那里”
    “结果睁开眼还能看到月,真是太幸运了”
    “总之,多谢”
    他闭上眼,轻巧的吻在她的脸侧
    这种距离的吻能够表示爱护,在她,有时是为了奖励她,有时是为了安抚她,他总是这样吻她
    而自从【幽会】中的那次...
    这下,对于她来说稀疏平常的举动,让她竟有些不敢将目光投向他了
    她听见他浅笑一声,这次吻改变了方向,落在了她的唇上,而她战战兢兢受着他的吻
    不是讨厌小龙景光,实在是因为太习惯他在自己身边,太习惯于跟他玩闹,可是当两人的身份突然从朋友,调换为男人的女人的关系,总是让人有些....
    与她的羞涩和不自然不同,小龙表现的再自然不过,好似这是情侣之间的日常问候
    酒杯敲击漆盘,空杯倒入酒液,小龙支起身子,了然的笑了笑
    “差不多该离开了”
    “月,下次见”
    小龙走的时候月隐隐有种预感,如果强行留下他,正好能触发叁披
    虽说睡都睡过了,可那时候每个人状态栏都挂着【理智丧失】【上瘾】,这回可是完完全全清醒的情况下,她在大般若的身旁接受了小龙的吻
    难道R向玩法最终只会越玩越重口吗?
    月打算装作无事发生,她走到大般若的身前
    “下次见啦”
    蓦地,他牵住了她的手,她不知道怎么,忽然理解了他的意思
    和她不一样,他不打算放过这件事
    “大般若...为什么.....”
    不管是一开始强迫拉他入局,还是后来软硬兼施要他帮忙,她似乎总是在强迫他
    而他却一一顺承下来,她以为一切结束后,他会讨厌这种事情,或者干脆与她拉开距离,但是没想到....
    那捉摸不透的微笑,那不知真假的玩笑话,全都一一消失,现在,他那鲜红的双瞳凝视着她
    她好像伤害了他,可她总是后知后觉
    见到她没有抵触,他终于如愿以偿将她拥入怀中,垂首吻上她的唇
    “大概...我也只是卑劣的男人”


同类推荐: 排他性(bdsm)我和我的女友们我成了DIO的恶毒继母宠娇儿(父女产乳高H)[流星花园同人]攻略Ren花泽类的正确打开方式遇虎(古言,1v1h)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穿书)嫁给龙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