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蓄谋已久的疯子被暗恋的人勾引了 关川:性爱的癖好

关川:性爱的癖好

    庄夏是称职的性伴侣,是条会满足关川一切需求的“狗”。
    关川没调教过狗,他喜爱的暴力通过依靠网络找寻资源,用看殴打别人的视频解决,每当看到各种性虐待的折磨都会引发他极度亢奋的性欲,变得眼红狰狂。
    那一刻的他会想尽办法的使自己射出来,享受这份快感。
    从关川抓到庄夏开始,他就不知道怎么去调教,干脆一昧地殴打她,把她打到听话为止。
    这招很管用,只是将她打到鼻青脸肿,就让她卑躬屈膝地成为他脚边一条最忠诚的狗。
    她很怕痛,怕受伤,怕流血,怕挨打。
    被他殴打时候总是喊破喉咙地发出嘶鸣惨叫声,他理解那种挣扎尖锐的声音,无非就是想让他害怕而就此收手。
    但庄夏不理解关川,这种声音往往只会打开他性虐待的开关。
    于是他越打越用力,用皮带,拖鞋,甚至是数据线细长的绳子往她身上抽,任何一件他触手可得的东西,都会在他手里分分钟化为武器。
    庄夏趴着满屋乱窜,跪在地上跑得像条狗一样,长发拖在地面,一边尖叫一边快速往前挪动,而关川的鞭子紧随其后,屁股抽得还在流血,顺着青紫的大腿往下流着血红的液体。
    关川很少会进行插入式的性爱,他只喜欢揍人时候的爽感。
    看着庄夏被他用鞭子打到趴地不起,奄奄一息抽搐,浑身裂开冒出血时,他会坐在一旁自己撸管,对着她残破不堪的身躯,享受着满屋的血腥气味,撸得欲仙欲死,销魂醉意。
    每到这时他都射得极快,仰起头面容潮红喷射出来。
    他会让庄夏把他射在地上的精液给舔干净,让她把自己流出来的血,用奶子擦干净,遇到擦不干净的,就让她吐着口水,再用奶子去摩擦地板上的污垢,直到地上的血点消失为止。
    庄夏很少会违抗他的命令,关川得寸进尺地想尽办法欺负她,让她哭,让她绝望,看着她抱着身体打滚求饶,蓬头垢面地流着鼻涕泪水惨叫。
    她的丑陋,往往会让关川兴奋得有些失禁,就连硬着都会流出几滴尿。
    他发现了自己不同于常人的奇癖,利用庄夏不停地开发着自身的爽点,总想找到,还有没有令他更爽的癖好。
    后来庄夏跳楼,成了植物人。
    只会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她,也让原本看见她那张脸就会兴奋到无法自拔的关川,也变得心如止水般地平静。
    关川的生活一下子空虚了,没有了很多乐趣,连活着都是一种无聊。
    庄夏对他而言不过是唾手可得的玩物,失去了那就再找一个。
    关川这么说服着自己,没必要为了一件玩物而恋恋不舍。
    于是,他开始寻找身边,能成为庄夏替代品的女人,他了解自己的癖好,加入了一个本地的俱乐部,里面是同样喜欢恋痛,性虐爱的人们。
    关川原以为,共同爱好的性伴侣,要比庄夏什么都不懂的,玩起来舒服多了。
    但事实并不如此,那些女人被他殴打两下就受不了地乱叫,拿着衣服起身要跑,甚至还要给他规定安全词,期间不知道妨碍了他多少次。
    关川嫌麻烦,教训似的一直往她身上抽,边抽边骂,将人殴打得血淋淋,一边怒骂着安全词是什么鬼东西。
    既然要他打,那就让他打个爽!
    即便是女人抱头打滚尖叫,在关川的心底里也不如庄夏的声音听得悦耳刺激,他甚至很久都没能硬起来。
    他将人打了个半死,关川坐在床边抽着烟,烦躁地撸着半硬半软的鸡巴,软不下去,更是硬不起来。
    被他打到满身是血的女人,颤巍巍拿着手机报了警。
    关川第一次跟人约着“调教”,就被送进了警局里。
    他的局长父亲把他保释,怒骂着他不务正经,高中退学也就算了,现在还故意伤人,说得极端一些,他差点把人虐待致死!
    关川不以为然。
    明明庄夏被他玩了那么久都没死……哦,也算是半死了,毕竟都成植物人了。
    第一次失败的他,很快就有了第二次。
    刚开始那些性伴侣得知他的身份,还争前恐后地往他身上扑,想要从他身上名利双收。
    但后来他三番五次地把人殴打成重伤送进医院,前前后后不知道进了多少次的警局,他的名声在圈子里烂透了,看见他的脸,人们都避之不及地躲开。
    单纯的性虐待,远无法满足那些希望通过恋痛,获得快感高潮的人,关川只是纯粹的暴力,这种快感只有他自己能够享受。
    可他不服输,花大价钱叫了个卖身女来服侍他。
    开始时说得好好的,什么要求都能满足,可还没打几下,那女人像是疯了一样往他身上挠,竟还把他胸口给用长指甲挠烂了皮。
    这可把关川给惹毛了,二话不说按着她的头往地板上撞得头破血流。
    这一次他才是纯粹的暴虐,是想要将人给活活打死。
    酒店老板听到声音报了警,关川第八次进了警局。
    若不是他的母亲拦着,他的父亲恐怕要拿着刀,把他的生殖器给剁了。
    从家里出来后,姜慈年给他打电话,说让他把庄夏的弟弟给接走。
    他本来不想管的,装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前去赴约,想随便给点钱将人给打发了。
    关川调查过,庄夏的继父公司破产,她的妈妈因为找不到庄夏,整日疯癫和人吵架,一家人卖掉了房子后各奔东西。
    继父拿着钱跑了,亲生妈妈成了个半痴不傻的疯子,而那唯一的双胞胎弟弟,整日找姐姐欠下一屁股债,四处流浪奔波。
    一家子都毁得彻彻底底。
    关川把庄呈炎扔在了一家精神病院,他也不知道庄呈炎有没有精神病,但那蓬头赤脚,胡子拉碴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认定是个疯子。
    他来到了庄夏的病房里,搬了个凳子坐在病床边,双手插兜,散漫慵懒地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地盯着床上的人看。
    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干什么,自从他去约人调教后,就再也没来医院看过她,但是见到庄夏,心里竟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这种滋味,像他在即将高潮前,强忍着欲望喷射的冲动,和满心欢喜的怦然心动。
    看多了她泪流满面的脸,关川发现庄夏长得很好看,不同于俗套一贯的审美,她有些清汤寡水的漂亮,柳叶眉窄鼻梁,皮肤裸色没有瑕疵,长发压在肩膀下,安静得如同古典睡美人。
    关川深叹了口气,解开裤子,握住不知不觉中硬起来的肉棒,看着她的脸开始自慰。
    然而这次射出的时间,比以往的都要快,就连他虐待庄夏时,也没有这么快的爽感。
    当满手的精液顺着指缝往下流淌,关川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没有出息的肉棒。
    他咬了咬下唇,脸上抑制不住的赧红,为自己刚才脑海中一闪而过,想要获得插入式的性爱,羞涩到面红耳赤。
    关川从没和人做过爱,他才意识到自己,不过还是个没有开过苞的处男。
    --


同类推荐: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草莓印辣妻束手就擒情色人间(脑洞向,粗口肉短篇)人类消失之后(nph人外)不小心和储备粮搞在一起了(西幻)日日夜夜给卫莱的一封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