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快穿之松萝缠枝(1v1 H) (简) 禁断之果50

禁断之果50

    松萝闭上眼睛,感受到心口里好似有东西如雪一般消融。仪式开始进行,契约就正式解除了,但取而代之的是血脉被剥离的痛苦。
    松萝的呼吸逐渐变得短促尖锐,额头渗出冷汗,锥心刺骨的剧烈疼痛袭卷而来,强势地撼动她的理智,她无法思考,意识彷佛被烈火灼烧着。
    她的拳头越握越紧,指甲扎破掌心,黏糊糊、湿答答的鲜血扩散开来。
    很疼,疼得让人想尖叫,可是松萝依然死命强忍着,她用力咬着唇,明明是那么热,那么疼,可是浑身又冷得忍不住颤抖起来。
    “松萝!松萝!”
    珑珑着急的呼唤不断响起,松萝努力让牠的声音进到耳里,让自己不要被黑暗所吞噬。她要完成薇格的愿望,她要与兰瑟在一起。
    光芒越来越炽,松萝的身子忽然大力弹动一下,像是离水的鱼痛苦难耐,她猛地抽了一口气,发现有什么在脱离掌控。
    心跳声太吵了,吵得她什么也听不见,她要无法呼吸了。
    不,不对,停下!松萝以为她喊出来了,但是从嘴里溢出的只有破碎的嘶气声,然后是绝对的安静包围住她。
    光芒在慢慢消退,随着最后一个咒语的停落,密室终于恢复原本的能见度,而石台上的纤细身影也曝露出来。
    松萝面色苍白,浑身汗涔涔,彷佛刚从水里被捞出来,然而她的耳朵却变得不一样了。
    珑珑一眼就发现松萝身上的异状,那是属于精灵的尖耳。
    “你做了什么?!”牠震惊无比地尖叫,“你为什么把松萝变成精灵了?不可以!这样松萝会……”
    珑珑的声音戛然而止,下一秒,粉红色的鸟儿就这么平空消失了。
    “珑珑?”安斯艾尔一怔,突地察觉这个空间太静了,静得连另一个人的呼吸都听不到。
    一股颤栗爬上安斯艾尔的背脊,不祥的预感在发酵,那种让人头重脚轻的晕眩感又来了,他飞快扑向石台上的松萝。
    黑发白肤的少女仍旧闭着眼睛,像是陷入熟睡,但是她的脸庞比平时还要来得白,丰润的嘴唇像退了色。原本攥得紧紧的双手终于松开,嫩白的掌心上血肉模糊,宛如开出艳红的玫瑰。
    “松萝?”安斯艾尔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用力掐住,他快要喘不过气了,他颤颤地伸出手置在松萝的鼻子下。
    没有呼吸。
    他掀开松萝的眼皮,看见的是一双失焦涣散的金瞳,再也不会灵动地凝视着他。
    松萝的呼吸消失了,心跳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具还带着余温与柔软的空壳,再过不久,这具躯体就会变得僵硬冰冷。
    这个念头要将安斯艾尔击溃了,他脸色惨白,跌跌撞撞地冲到书架前将所有关于治愈魔法的书籍都翻找出来,将那些魔法全部施展在松萝身上。
    可是松萝仍然闭着眼,安静得恍若陷入沉睡一样,却是再也不会醒来了。
    从这一天起,安斯艾尔的心口像被挖了一个大洞,曾经因为松萝而燃起的火花全数化作灰烬,只余严寒的冷风灌入。
    他将那具冰冷的身躯冰冻起来,在大陆上找寻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魔法,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落空。
    如果这世上不存在能使人复活的法术,那么就由他来创造吧。
    安斯艾尔遣散大宅仆人,封闭自己的领地,疯了似的投入魔法研究中,他无法容忍不相关之人进来森林打扰,擅闯者皆会被他冷酷抹消。
    从此珠诺里成了一处禁地。
    世人皆知,珠诺里之主走火入魔的举动只为了复活他的伴侣,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始终无人知晓那人最后有无睁开眼睛……


同类推荐: 闷骚(1v1 H)_御宅屋糙汉和娇娘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她见青山(婚后)夏娃(N)【快穿】金庸汉子任我操(简)_御宅屋乱交游乐园快穿有H才有爱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