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琴瑟何时谐 【民国 h】 跳一曲

跳一曲

    当堂倌在台前说出乔治伯曼的名字时,于林清楚地听见唐俊生牙齿被咬得咯咯响。于林抬头往右手边看,那个瘦高的洋男人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正朝他们这望来。
    于林转回头,低咳了一声安慰道:“往好的方面想想,你省了五百多呢。”
    一边的王绍清听罢噗嗤一声笑出声,这于林是安慰他还是挖苦他呢?
    唐俊生瞪了瞪他,于林摊摊手,指了指自己空空的手腕:“我还搭进去了一条表呢,左右那房契也不是你的,日后你再花钱买她的局票就好了。”
    唐俊生皱着眉头深呼吸了几下,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为找那纤人…罢了,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她不怨我。”
    于林啧了一声:“何苦掉在一棵树上?我看那如云也很可爱…”
    唐俊生白了他一眼:“你喜欢给你交好的倌人穿连裤裆你自己穿去!”
    于林哈哈一笑,搂着他肩说:“又不止春满阁一家!下次和我一起去湘南书寓吃花酒,那边虽然老派了些,但姑娘都水灵。不信,你问问王少爷是不是?”
    王绍清一听这话来了精神,他之前听于林一口一个白玉地说唐俊生,还以为会是什么顾家男人,左右不过也这样嘛!他低低一笑:“书寓的姑娘好是好,但颇为老套,还要费好多功夫才能办住局…要我说啊,下次我们不如去个什么东洋堂子,听说那里玩得开!”
    两人坐在唐俊生左右两边,一聊到女人,这二人就来了劲,连珠炮似地说这个好那个妙。唐俊生倒是没心思听,只听见一位堂倌上台说接下来会由剩下的倌人们挑选客人一起跳舞,若是还想继续玩乐的客人可以移步后院打茶围。
    这堂倌说罢,便有龟奴上来将软座的沙发都移开腾位置,厅内站着的人不得已挪出去了些。唐俊生几人也挪了位,正准备坐下,就从一旁走来一个娇俏的女娃子。她一身淡粉色兰花暗纹旗袍,头发被卷成罗马卷洒在肩头,怯怯望向王绍清道:“铃兰能否邀请王少爷共舞一曲?”
    王绍清之前也是递了彩头的,不过递的可不是眼前这个小讨人。
    一旁的于林起哄似的叫了一声:“王少爷艳福不浅啊!”然后一边拉着唐俊生坐下一边摇头叹道:“还没去别的堂子,就被清倌人瞧去了…羡慕不来的咯!”
    王绍清笑了笑,往那铃兰那站了一步,很绅士地微微鞠了一躬,朝她伸出手道:“荣幸至极。”
    于林无奈瘪了瘪嘴,将手里的酒杯满上,自顾自碰了一下唐俊生手里的杯子:“不过就是跳一曲罢了,有什么可显摆的!”
    唐俊生不置可否,一饮而尽杯里的酒,向后靠了靠。一直到灯光都暗下来,倌人们都挟着客人两两依偎在一起的时候,唐俊生才又升起蓬勃的醋意。虽然在国外也看过这种舞,但脸贴脸、手牵手、胸贴胸…江从芝穿的又是几近肤色的贴身旗袍,和她一旁的穿黑西装的洋男人竟看起来十分暧昧且登对。唐俊生哪里忍得?站起身来道:“我出去透透气。”
    于林看出他心情不好,把怀里的烟递给他问:“要我陪你出去?”
    唐俊生把烟拿过来,看他连屁股都没挪一下,淡淡说:“不用,我一会儿就回来。”
    唐俊生从人群中钻了出去,肺里忽然吸入的大量冷空气让他咳了两声。街上就属春满阁这儿人最多,堂子外站着些看热闹的人,街上等着一排排的黄包车,还有几个卖热食和花朵的小摊贩。唐俊生走到一个柱子下掏出烟,耳边听着堂子里传来的悠扬音乐,叹了口气将烟点燃。
    “先生是从春满阁里出来的?”一旁坐在黄包车上的四十来岁的男人看了看唐俊生问。
    唐俊生没答话,把烟嘴送进嘴里吸了一大口。
    “先生见着小柳娘没有?听说刚刚有人为她递了千金!就为她一张局票?”那男人自顾自继续问道。
    许是因为太久没吸烟,唐俊生被呛得剧烈咳嗽。那男人见他只咳嗽不答话,自讨没趣地将头转回去和别人聊天了。
    唐俊生顺了顺气,等肺里好受一些了就又吸了一大口,心里那股子醋意也似乎因为咳嗽疏了些出来。唐俊生坐在台阶上,背斜靠着柱子,看着眼前的人来来往往。白李二人如今已不在上海,按照他的计划,这时他该和芝芝做人家了。他那时就不该提出让她去伯曼那里,就不该和白玉去影映会,如今芝芝伤了身伤了心,却不让他近身了。
    唐俊生胡乱想着法子,看着春满阁前站着的人渐渐散开。虽然里面的音乐声还在继续,但是唐俊生已经看见有倌人出来了。他看看表,晚上十点。不急,他等得起。
    江从芝正依偎在陈由诗怀里,手搭着手,脸贴着脸。“陈先生要办什么局?”
    “你想让我办什么局?”一曲已毕,但陈由诗并不想立刻松开她,贴着她的耳鬓低低问道。
    江从芝后颈酥了一片,软着声音道:“住局。”
    陈由诗眼睛暗了暗,握在她腰间的手紧了一下:“怎么?想我了?”
    陈由诗为她出了五百,她自然要捧着他些。于是吃痒似得娇娇呀了一声,软着身子蹭了蹭他嗔道:“陈先生!”
    陈由诗呼吸一滞,急忙托起她的手臂:“站好,你还想让我现在硬了不成?”
    江从芝耳朵热了热,只听陈由诗又说:“今晚不行,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应付黄熙。”
    “是因为树兰的事?”江从芝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陈由诗身子有些微微的僵硬,淡淡嗯了一声,向后退了一步,看着她的眼睛道:“不会有事的。”
    江从芝点了点头,试探性问道:“树兰…是陈先生动的手吗?”
    陈由诗深深看了她一眼,原来她那样冷他,还有个症结在这吗?他张了张嘴说道:“不是。”
    江从芝看着他的眼睛,心里慌了慌。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是,但既然他这样说,至少她现在就只能觉得不是。连警署都在查的事情,她又怎么能知道真相呢。
    见江从芝出神,陈由诗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环顾了一下走的差不多的众人说道:“我也该走了,下次我递局票给你,不许不见我。”
    陈由诗被黄熙缠了这么多天,想来双方都没讨着好,他能这时候来捧她的场已是不易了。江从芝回过神来,脸上漾起一抹笑:“好,那陈先生可别忙忘了我。”
    陈由诗没有多做停留,在她嘴上印下一吻就转身离开了,出门的时候正看见唐俊生往里走,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默契地没有打招呼。
    唐俊生与他擦肩而过,第一件事就是找江从芝。
    而此时李知音正拉着江从芝的手,两只眼睛几乎弯成两个半圆形:“多亏了你有主意,这批彩头不仅你赚翻了,好多姐儿都赚翻了。过不了多久,其他堂子也会有样学样咯。”
    江从芝倚着梳妆台,笑了笑说:“我就是空想,要是没有妈妈,哪能成事?”要说还是这芝姐儿嘴甜会做人呢?不仅肯把自己的彩头让出来,还将功劳也让出来,哄得李知音团团转。
    李知音笑眯眯地拍拍她的手,道:“今日我看段先生和孟老板都递了彩头,我去打听了,那孟老板是开当铺的,人是有点掉钱眼儿里,但对女人出手倒是阔绰。那段先生似乎家里有些来头,是个京官儿。”说到最后,低下声音附耳过去。作者微博@大马士革羊
    江从芝微微笑着说:“劳烦妈妈打听,我知道了。”
    李知音舒了口气,满意地站起身,又说道:“近日堂子里新来了六个讨人,你该是还未认全,不如现在随我去挑一个带在身边?”看着江从芝微微怔愣的眼神,李知音递了一只手过去:“树兰那蹄子不害臊才干出那种事,这次我安排高姨一起管着,你身边多个人伺候也好。”
    江从芝拒绝不得,就着她的手站起身向外走:“是,妈妈。”
    二人刚走上楼梯没几步,江从芝就被从楼上突然跑下的几个堂倌撞了个趔趄,脚下一滑,直直摔到了地上。李知音吓得脑袋嗡了一声,急忙转身,边下楼梯边问道:“伤着没?”
    “芝芝!”唐俊生走进来正看见这一幕,吓得他大步跑过来扶起她上半身。一旁的三个堂倌吓得扑通一下纷纷跪在地上,李知音转头瞪着几人,柳眉倒竖喝道:“跑什么?堂子里的规矩都忘了?!”
    堂倌里有一个年长一些的,此时一听急忙磕了两个头:“是我们没看路,还望妈妈莫怪,芝姐儿莫怪!”
    江从芝想靠着唐俊生站起来,但脚踝始终使不上力,竟是扭伤了。唐俊生皱皱眉,将她打横抱抱起:“我抱你回去。”
    李知音见唐俊生已经抱着人往楼上走了,朝三人横了一眼道:“你去跟着伺候着,省得又出了什么岔子!剩下的去给我找个医生来,要是弄得芝姐儿不能跳舞了,就等着被卖去钉棚吧!”
    领头的堂倌应了声追着江从芝去了,剩下两人也哭丧着脸赶紧跑了出去。
    江从芝被他抱在怀里,闻着男人熟悉的香味,又有些戚戚然起来。她讨厌死了这种感觉,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襟稳住自己的身体,脸朝外转去。
    “那个房契我帮你找回来了”唐俊生一边抱着她往上走一边说道,“那李道南收了贿故意把你诓过去的,我已经教训他了。”
    江从芝心里憋闷极了,该死的唐俊生,到现在来说这些作什么?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淡淡说道:“多谢唐少爷。”
    唐俊生记得她的房间,往左走尽头的最后一间。他打开房门,走到床前将她放下,江从芝用手撑着床沿向后缩了缩。唐俊生见她如此疏远他,心里微叹,蹲下身把她高跟鞋脱掉,那细嫩的脚踝已经肿的老高。她白嫩的脚踩在他的腿上,男人半跪在地上低着头正细细查看,昏暗的灯光让房间里都添了一抹暖色。
    “去拿个冰袋来。”唐俊生察觉到有人进来,抬起头一看见是堂倌,于是吩咐道。
    那堂倌显然有点犹豫,李知音吩咐了要看好芝姐儿不就是不想让他们独处的意思吗?
    江从芝看出她的为难,点点头说:“你去吧,快些的。”有了芝姐儿的这句话,堂倌也放下心,当下不再犹豫转身就走。
    二人一时无话,还是唐俊生率先打破了沉默,低声说道:“对不起芝芝,都是我的不好。”
    江从芝心里的钝刺隐隐发痛,这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他认真的对她道歉,她别开头不想回答,只听他又道:“在李济府上时我只有那样说才能让你暂时平安我不是真的想把你送给伯曼。”
    江从芝掀唇一笑,咽了咽口水说:“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在气这件事?”
    唐俊生看着她眼里的讥讽,默默低下头:“我约白玉去影映会,是想探听白兆东的消息白兆东突然不在前线了,我怕事有变故所以才想从白玉那里下手。我没有想到她给我下了药,是西洋来的春药。”
    江从芝心里一顿,神色复杂地望着他。
    “那天之后,我便不敢来见你,不敢去找你,以至于都错过了你被劫的消息对不起芝芝”唐俊生皱着眉一口气将话说完:“我不知道你要怎么才能原谅我,但我也不想就这样放弃你。”
    下药了吗?江从芝收回心神,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是真是假了,看着他眼中的深情,鼻子酸了一下,偏头把眼里要满出来的雾气藏住,冷冷说道:“你把她杀了,我就原谅你。”
    唐俊生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惊愕,江从芝嘲弄之色顿起,把脚从他腿上撤回:“舍不得了?唐少爷真是个多情人。”说罢自顾自将伤着的脚踝放到床上。
    可这哪里是舍不舍得的问题?这是杀人的问题啊!她当真是和伯曼待久了,如今人命在她嘴里也是草芥了吗?唐俊生皱了皱眉头解释道:“人命关天啊芝芝。她要是死了,会有多少的麻烦事?你看就是伯曼,如今扯进了人命案子也讨不着好。”
    唐俊生这话说的也没错,你看陈由诗今日在她这般勾引下都行色匆匆的走了,许是黄熙那当真难缠。江从芝敛了敛愠色,说道:“也是,那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好了。”
    让他像伯曼那样做事终究是难为他。唐俊生从小虽然好玩,但从未有伤人之心。那日他去见了沉照和,男人眼也瞎了,舌头也没了,被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压在身下。那沉照和想来也是报仇心切,把自己的姓名写在纸上似乎是想求人带出去给沉家。未免后患,唐俊生只好找了人将他手砸烂。做沉照和这事对他已是不易,如今他要去伤害一个女人?
    唐俊生抬起头望向床上的女人,她还是端庄美丽的样貌,但那黑漆漆的眼睛里终究是不一样了。如果他拒绝了,他和她就没有可能了吧?唐俊生看着她目光里的狠决,张了张嘴,半晌才憋出一个字:“好。”
    --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闷骚(1v1 H)_御宅屋她见青山(婚后)学长的诱惑_高h顾家情事(NPH)今天你睡了吗[快穿]乱交游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