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父女之爱 第八章 欲望保姆2

第八章 欲望保姆2

    这时我的老二自然是翘得老高,是该它上场的时候了。但我又得了一个主意;来来,你坐好。;她顺从地贴我身坐下。我起身,捏着我的老二来回捋着,急急喊道;你往后靠,把腿分开,抬起来,快快!;;这是干嘛啊,这多难看!;话虽这么说,她还是照做了。;用手掰住!;她便用双手将自己的腿掰得老高,成一个大大的倒八字型,两脚悬在半空,下面的桃源洞已是忽隐忽现,这种姿势真是太过瘾了,这不就是在等着挨操嘛!我兴奋地看着,没急着下手,还是继续捋着我的宝贝。她的脸羞得通红;你看什么看?你再看我就把脚放下来了!;我应了一声便趴到在她身上,将那雄壮壮的老二对准目标,绕过那一堆杂草,一鼓作气冲将进去。她呀地一声,大口呻吟起来,我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来回冲锋起来。一会功夫,经过我几十次来回抽插,她的水就淌出来了,沙发已湿了一大片,真快!我老二雄风不减,快速地运动起来。她表情有点痛苦了;我腿好酸!放下来好不好?;;别别,我就喜欢这样,再坚持一会,就一会!;我不顾一切,来回冲杀,一只手也不闲着,大力捏着她的肥奶,嘴在她脸上没头没脑地到处亲着,看着她那既痛苦又兴奋的表情,我更是如痴如狂,节奏越来越快。终于,在我的一声大吼中,浓烟滚滚的火山再次爆发,刹那间,烈焰四射,岩浆喷流,我那千子万孙又一次滴滴不剩地喷洒在朱姐的桃源洞里。
    得到超脱的我将软软的老二拔出来,歪坐在沙发的一角,将朱姐那瘫软的身子拽到我身上,轻轻地揉捏着她的胳膊;开心吗?;;恩,你好厉害,我真怕要被你弄死了,你那里学来的这一套?这样折腾人,手酸死了!;;这你就不知道了,我电脑里有好多黄片,上面各种花样多得很,有空我们一起看看?哎,你哪里酸?我再帮你捏捏!;;不看不看,什么下流玩意,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只图自己享受,不顾别人的死活。;;你没享受吗?要不你说个姿势,我听你的,咱们再来一次?;;去去,鬼才信你这会还能再来一次,不理你了,我要歇一会,你帮我捏捏啊。;她一说完就静静地躺在我怀里,两眼又闭上了。我认真地帮她揉捏起来,过一会她居然睡着了,看来她是真的累了。我轻轻把她放下,拿纸巾把她下身清理了一下,找来张毯子盖在她身上,安顿好了,坐在一边,抽起一根事后逍遥烟。看着她那熟睡的面容,想想这次真是招来个好宝贝,那么柔顺,那么听话,又不象女朋友一样,天天给你眼色看。再说我那以前的女朋友,在这方面简直就是个木疙瘩,弄两下就没兴趣了,到后面就象个死人一样,就是会喊快点快点,搞得我一点兴致皆无。再一想天底下又有多少夫妻,表面上郎才女貌,春风得意,也许在床上就是轻描淡写,草草了事,这样的人生有啥意思啊。还有,我觉得婚姻就是个束缚,它让你没有了选择和尝试的自由,日复一日的老面孔,最美好的事已化为一成不变的机械动作,它会让你激情不再,万念俱休,真不知一场从一而终的婚姻到底喜剧还是悲剧。想着想着,我又不由地回味起刚才那一阵阵激情和快乐。
    到了中午,她终于醒了,两个人都收拾干净,她就进厨房忙进来了。家里也没什么正经吃的,大多是一些速冻食品。她边下水饺边跟我拉家常,我就靠在门边上看着她忙乎。??;看来你真的是没有女朋友啊?你这里连油盐酱醋都没有,天天都吃这些玩艺不怕坏身体?; ;有什么办法啊?谁叫女朋友把我蹬了啊,以前都是有的,后来好久没下厨,这些东西容易坏,就全扔了;??;啊,是这样啊,要不我下午帮你卖去,我晚上给你做热饭热菜吃!; ;好啊好啊,多谢大姐!我还忘了问你了,你这几个星期都干啥去啦?; ;别提了,上次从你这儿一走我就发誓,以后再上别人家先问问那一家是不是二口子都在家啊,免得又招欺负。;她边说边白了我一眼,我只有干笑。 ;前面做了一家还好,后来就碰到更坏的,那一家是高干夫妻,我还以为读点书的懂点道理,谁知道那夫妻俩一个比一个刁蛮,事做得再好他们总能挑出毛病来,好象我天生就是欠他家似的。洗碗这活简单吧,我洗完了他们就检查,每只碗都要对着灯看,有一丝脏的就骂过来了,这是什么人家嘛!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气,做了一个星期就走了,想来想去还是你人不错。;说到这里她又冲我笑。 ;哎呀!你太夸奖了,担待不起,不过想来我这里怕是有别的理由吧?;我一把搂住她的腰坏笑道。你是不是天天晚上想我了?是不是想天天那个啊?;我得寸进尺。她又笑着不开口了,还是在拨弄着那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 从那一顿美味丰盛的晚餐开始,我开始过起了幸福美妙的日子。每当上班晚上回来,一敲门,朱姐便笑盈盈地把门打开,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深切的热吻。工作的劳累,老板的责骂,便忘在云里雾里。进来一瞅,一桌美味的饭菜已满满当当的摆好,光那四溢的香气就引得我胃口大发。两人便相对而坐,共品佳肴。有时她兴头上来,便径直坐在我的怀里,你一口,我一口,喝起那那醉人的小酒。
    相处熟了,她对我已是一点也不忌讳,我叫她穿啥她都乐意,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有一次,她要拖地板,我就叫她下身光光的,上身披件我的衬衫,不用扣,就这样去拖地板。我一边看电视,一边看着她手拿拖把,移形换步,左挪右移。那一身动人的曲线,那一扭一晃的光屁股,那时隐时现的的大奶子,样样都招人遐想。有时回到家太累了,就叫她光着上身坐好,我舒服地窝在她怀里,她一边轻揉我的肩膀,一边推着我摇来晃去,我只觉得那对软软的奶子在背上到处游动,滑软异常,刮得我万苦俱消,只觉得神仙也不过如此。平时她也听从我的吩咐,内裤也不穿,就是套件短裙在外面,我只要一想那档子事,便不管她在干啥,一把拽住,裙子一掀,就地解决,厨房里,阳台上,床上床下都是我们的战场。记得有一次,我刚回到家,见她正穿着那条短裙在厨房做饭,光光的两条大腿立刻勾起我的火来,我立刻冲过去搂住她的腰,将她一条腿抬到砧板上,老二一现,就从后面冲刺起来,一边来回揉搓着砧板上那条白光光的腿,一边将朱姐一上一下地顶着。朱姐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双手抓紧窗台,叫一声油盐喊一声酱醋地忍受着我的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事后,油盐酱醋倒了一地,那顿正餐是吃不成了,只好又拿水饺冲数。我这个人体力还算不错,再加上美食的滋养,一天两次是很经常的事情,朱姐也正值虎狼之年,刚好承受得起。有时朱姐好心好意地劝我克制一点,说是来日方长,不必操练得太过频繁。我依旧是听不进去,照样是日日笙歌,夜夜消魂。这样的好日子啊,天天都值得回忆。
    过了几天,朱姐那丰厚性感的双唇又让我又打起了新的主意,人要尽其才,物要尽其用嘛。到了周末的晚上,我刚吃完饭,冲完凉,坐在沙发便跟朱姐商量;朱姐,帮我洗洗脚好不好?;朱姐一脸的不乐意;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只有小孩才会要父母帮着洗脚,你怎么也要啊?;;你不知道啊,外面那么多洗脚城,不都是年轻的妹子帮大男人洗嘛,足底按摩可以延颜益寿啊,你放心,我过几天也帮你洗洗,按摩按摩,也许把你按回二三十岁也不一定。;经我一番甜言密语,她终于答应了,过了大半会,她端了一脸盆热水,披了条毛巾来到我面前。??她拿张小矮凳坐下,先试了试水温,觉得还合适,叫我把脚伸进来,我两脚一伸进盆里,就觉得烫得正好,便自得地享受起朱姐的按摩服务来。朱姐从来也没弄过这个,就是这边捏捏,那边捏捏,时不时回过头去看看电视。我也不太在意她的动作是否标准,就是一边盯着朱姐露出的那大半截胸脯,一边指挥几句。过了一会,朱姐开口了;王楚,这水都凉了,应该差不多了吧,我想看电视啊。;我没答应;朱姐,你等会,我看这天也挺热的,你把上衣脱掉好不好?;;哎,你这个人啊,真受不了你;朱姐边说边把上衣脱掉了,在我家她是不用带胸罩的,只见两个白晃晃的奶子就挂在她的胸前,我两只脚便轻轻踏了上去;朱姐,你用这两团肉肉给我按摩按摩啊。;朱姐又扭捏起来;你这个小流氓,我真是前世欠了你的。;过一会,她总算配合了,用两手拽住我的脚紧贴在她的奶子上,开始左摇右晃起来,我这脚底各贴着一堆软软的肉,别提有多舒服了,脚板啊脚板,天天围着你的都是臭鞋臭袜,也该你享享清福了。我一会儿用脚趾头夹夹她的奶头玩,我一会儿把她两个奶子挤来挤去。看见那奶子模样变来变去,真是让我开心不已;朱姐,你看看,这个叫啥啊?;我把两个奶子按到底;这个叫双煎荷包蛋。;我又把她两个奶头往上提;你再看看,这个叫一山还比一山高;朱姐不乐意了;你这样比划算个啥?我什么时候把你那玩意拧个几圈,就叫炸麻花!;说完已是一脸愤恨之色。 我见玩笑已开够,便不在难为她了,但今天的事情还没完;朱姐,你把水端开,坐到我面前来;她老老实实地照做了。;帮我把内裤脱了;她也爽快,三两下功夫便扒掉了我的内裤。;用你嘴亲亲我这里啊;我指了指老二。她有点犹豫了;我嫌脏;;你老公没和你玩过这个吗?你放心,我不是刚洗过澡的嘛,没味道!;她还在犹豫,我这个人不喜欢强人所难,尤其是象朱姐这种老实人,只好继续做思想工作;哎呀,反正这玩意你也熟,就当个棒棒糖放在嘴里好了啊,要不我去拿点蜂蜜涂上去,也好让你有个尝头?;她总算是把脸贴近了我的老二,自然蜂蜜是用不着了。;你先舔舔看;她就用她那软舌轻点了一下,我立刻心跳加速;你吸一吸啊,没味道吧?;终于,她把我大半个老二包到嘴里去了,我只觉得老二进得一个温软滑腻的所在,那滋味真真是不可明言,一会儿,在我的鼓励下,她终于学会来回舔吸,有点象操洞洞的感觉了。她双手搁在我腿上,脑袋前后晃动,我的老二在她嘴边进进出出,一会功夫就变得硬绑绑的了。不到一根烟的功夫,我的两个袋袋也被她亲了个够,特别是她用嘴把玩我那两个蛋蛋,只觉得蛋蛋被她拨弄得上窜下跳,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我心又一想,不行,朱姐,这次我得难为你了,你做好人就做到底吧,边想就边抬起我一边的腿,翘得老高,也不说话,就是用两眼示意她。她这次是看出来了,虽然皱了皱眉头,还是把半个肩靠在沙发上,脸半歪着伸到我腿底下,用舌头一刮一刮地舔起我的后门来。虽然我有过女朋友,但她顶多帮我瞎吹几下老二,那会想到我那里的苦处?这次真正感受到那软软的活物在我的洞壁游来游去,我已是魂不守舍,人生有此境界足矣!欲火更是难抑,一只手大力揉搓起她的奶子,一只手来回搓动我的老二。在我腿下的她似乎是能感觉出我的兴奋来,舌头舔得更有力,有一阵甚至想把软舌伸进我的洞里去,我只能是一阵阵地发出快乐的吼声。
    玩得久了我这一只腿发酸,她姿势也很难受,我开口了;朱姐,你出来你出来,我们换个姿势啊。;我便趴在沙发上,两腿在地上分得老开,屁股高高翘起,她很方便地坐在小凳上,用那美妙的舌头继续刮擦挑逗着我的洞口,同时用一只手在上下捋着我的老二,这两重动作真是搞得我死去活来,一佛升天,二佛入地。不一会儿,我的大脑似乎要麻痹了,冥冥之中一股股浓浆喷薄而出,就象子弹一样射得地板砰砰作响。
    我刚清醒片刻,便倒转身搂住朱姐亲起来;朱姐,你对我太好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她切地一声;去去,我现在对你好,你就记得,等以后你有老婆了,怕是就要把我忘了吧?;边说边冲到洗手间去了。朱姐对我真是没得什么说的,我想应该好好补偿她,过了两天,又是周末,一大早,我就跟她说;朱姐,今天我下厨房好了,你休息休息。;她一脸的诧异;你会做饭?我不信,还是我来吧。
    玩久了,我就想弄点新花样,心想朱姐迟早要回老家,这种日子可是有一天没一天了,不样样都尝试一下,既对不住我也对不住朱姐啊!我对黄片颇有研究,理论已经是搞得很深了,那些动作花式了然于心,更想发扬光大,创点新路出来。可惜朱姐对这些玩意兴趣不大,看了几眼后便说老外的那个玩意太大,很恶心,不想再看了,我也没有强求她。那一天晚上,我正搂着朱姐一起看电视,我很想看看最近出的一个新片《亮剑》。可她不乐意,非要看湖南台的《大长今》,说是平时她什么都听我的,这次她好不容易逮住一个喜欢的节目,我不能和她争。我只好让步了,她对这个电视剧很着迷,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一会儿傻笑一会儿掉眼泪,完完全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我干坐着也是无趣,百无聊赖,盯着面前的茶几,心中忽然有了主意,便起身把茶几上的东西收拾干净,还用抹布擦个了四五遍。朱姐见我在她面前晃来晃去,便叫起来;你这是干啥啊,不要动,你挡着我看电视了。等电视演完了我来收拾。;我不理她,把茶几擦干净后竖起来,长长的两头,一头朝着沙发,一头朝着电视。;那有这样摆的?我还要拿东西吃啊!;朱姐满脸疑惑之色。我笑着对她说;我不耽误你看电视啊,你趴到上面看好不好?;;不好,那有这样折腾人的,你又看啥黄片了?;她不乐意了。经过我苦苦哀求,一通接一通的政治思想工作,她总算同意了,扭扭捏捏地趴到了茶几上,还是盯着电视看,那一扇肥肥的屁股正冲着我。我见如此,心花怒放。;你看你的电视好了,不要管我啊!;我边说着边把她的裙子掀到她腰部,内裤按照我的要求是没有的。那两个洞洞已是看得清清楚楚。四十多岁的女人了,两个洞边上都是黑黑的,阴部的毛更多,为了突出屁股的形象,我把她腰往下摁了摁,她老大的不乐意,但还是把腰低下去了。我立在她身后,双手揉捏着她那又白又肥的屁股,感受着那肉体带来的滑滑的触感。过一阵,我一口亲了上去,来回舔着朱姐的屁股。朱姐有点受不住了;好痒啊,你不要这样嘛!;痒啊,后面还有更痒的哪。我的舌头便向中间那条深深的沟滑去,上下弹跳着。为了能够着她那深深的所在,我用双手把她屁股分得开开的。终于,我的舌滑到了她的菊花蕾处,顿时我觉得她颤抖了一下;不要不要,那里很脏!;我不管那多,反正已经洗过澡了,舌头告诉我的确是没有多少味道。在舌头的来回拨弄下,朱姐兴奋起来了,呻吟声此起彼伏。;啊,嗯,啊,你还让不让我看电视了?;;你看你的电视好了啊!就当我不存在。是不是很舒服啊?;我又调戏她。趁着这会功夫,我偷偷抹了点甘油到自己老二上,双手搂紧她的双腿,老二便对准了她的菊花洞口。刚挨着的那一刻,朱姐感觉不对,扭过头来说;你,你这是干啥,这里能弄吗?;;可以的可以的,那么多碟里都有啊,我叫你学你又不肯学。你想想,刚才亲这里是不是很舒服啊?等会弄起来就更舒服了。你不要怕,就一会啊;说着说着,我的老二开始用力往里顶,这个洞还真是很紧,一开始,才刚把那小半截塞进去,就听见了朱姐的唉叹声;不行啊,不行啊,不要走这里啦!用下面那个好不好?;我顾不得许多了,又是奋力往里一挤,居然进去大半了,这时感觉到老二受到一阵阵的挤压。快感象风暴一样袭来,朱姐这时已是大嚎;啊呀,好胀啊,快抽出去啊!;;不行!以前你说过啥来着?不是说我想干啥你都依我嘛?你再坚持一下,过一会你就舒服了。;;我是说…说过,可那想得到你啥地方都要去…。;我不理会她,慢慢地来回抽插。这里虽然不如那个洞滑溜,但就如某位主持人所讲,就是一个紧字,老二享受到了别样的奇妙境界。随着多次来回,终于有点顺畅了。老二如鱼得水般进进出出,而朱姐的声调也变得好听起来了,就象那夜猫的发情声,随着我的动作时高时低。这时,我便腾出一只手去捋那晃荡的奶子,就是这种趴着的姿势,才能显得朱姐的奶子是那么自由,是那么摇曳多姿,就象在狂风中摇摆的两只风铃。
    快乐还在继续,终点还未到达,我这时灵光一闪,动作停了下来,想试试朱姐的反应。她还是有点笨,只是回过头来茫然地看着我,我只好开口;你动动,你动动,我累了;朱姐二话不说,立刻前后摇晃起来,她那肥肥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撞向我的腹部,我的老二仍然在在她那洞洞里来回穿梭。我只需挺直自己的腰杆,双手轻轻放在她的屁股上,悠然自得地看着她那的肉体上下起伏,带着莫名的兴奋,欣赏着这天下绝色。?快乐终有尽头,到得最后,老二已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时间不多,我立刻用双手紧扣朱姐的大腿,发起了最后的进攻,朱姐更是癫狂,随着我的一次次冲杀,而放声哀嚎。终于,在那一声声炸耳的礼炮声中,在那一朵朵绽放的烟火中,我又是一炮而红,一泄如注。当我轻轻拔出我的老二时,仿佛听到了朱姐体内那汆汆的高山流水之音。我鸣金收兵,朱姐也大叹一口气,身子侧卧在茶几上,两眼无神,四肢瘫软。 过了一会,她翻起身来,大力掐着我;你真不是个玩意!;我故意问她;大长今好看吗?;她躺在茶几上,没好气地反驳我;看个屁?被你这样折腾,两眼就算盯着电视,也不知道在放些啥,这一集没看成,我上哪儿补去啊?;我大笑不已,又问她;这个洞洞味道怎么样?;;鬼知道啊!这下面痛得要命,怕是晚饭都要被你顶出来了,不理你了,我要上厕所!;她一咕噜爬起来,光着身子就冲进了洗手间。
    这次新鲜的尝试带给了我们新的快乐。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试验,朱姐对此已是架轻就熟,痛苦不再,快乐永续。有时,我想与她行鱼水之欢,周公之礼时,她会温柔地央求我;今天走走后门好不好?那里痒。;听此妙语我岂有不遵从之理,自然是满口应承。此后,她更注意自己的个人卫生,一些关键部位经常是洗了又洗,抠了又抠。我也趁机买来一些新鲜的玩意,在行事之前,帮她里里外外都弄了个干干净净,滑滑软软。后来,又经我苦口婆心的说服教育,她把下体的毛刮得一点不剩,这样一来,以后目标更易瞄准,行事更是畅快。她后来又嫌不公平,说是也要把我的毛刮掉,被我严词拒绝,说这是体现男人的雄风,男人毛多一点才更性感,女人嘛下体干净才会显得更温柔更自然,你想想女孩子一抬胳膊,露出一大截黑黑的腋毛多难看啊,这事才不了了之。  深圳的秋天特别长,但天气还是慢慢冷了下来,朱姐肯定是要回去过年的,掐指一算,已经来日无多,不知明年朱姐是否还能来?谁也把不准,人生苦短,须及时行乐,于是在年前的这两个月中,我又琢磨出一堆花样,朱姐虽不是很情愿,但也还算配合,好戏是一场接着一场,这让我尝到了凡世中难得的快乐,这快乐傍着我度过了真正的寒冬,但it的寒冬还在继续。


同类推荐: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辣妻束手就擒宠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欢与影帝同居后草莓印朝朝暮暮都是你父女之爱闺中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