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包养男爱豆_御宅屋 完结章 不好起标题

完结章 不好起标题

    她试着想要坐起身,却感觉身体肌肉一阵乏力,连带着脑袋也有些眩晕,薛言察觉到了,一手揽过去托住她的肩膀,把人带到自己怀里。

    鼻端嗅到他的气息,边颜的脸忽青忽白,偏偏身上没有力气。

    这个环境她太熟悉了,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

    他是趁着她酒醉把她带过来的吗?可是酒醉怎么会突然昏睡,难不成他还用了迷药?

    那薛言也太可怕了。

    她还在惊疑不定,温热的杯沿碰到她唇边,薛言低声说:“先喝点水。”

    边颜别过脸不想理他。

    他动作微顿,把水杯放到一边,扶着她躺回去,罕有的温柔和好脾气,“那你再休息一下。”

    床头柜上还放着粥和点心,料想她也不会吃,薛言端起托盘走到门口。

    边颜饿了自己四天,一开始她还会恶声恶气的骂他,说一些难听的话,可是薛言油盐不进,只是摸摸她干燥的唇角,把果汁喂到她嘴里。

    她可以挨得了饿,却没办法不喝水。

    到最后她也实在没有气力再骂他了,只是在他进房以后,无力地翻过身背对着他。

    她知道,每次他都会在床边站很久。

    第一天发现自己被囚禁的时候,她还满怀期待的等着覃胤跟英雄似得出现救她于水火,他不是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吗?像上次和上上上次那样。

    可是很快的,她的幻想就破灭了。

    她看见了在鱼缸里泡了不知多久她的手机,几尾金鱼围着它游来游去。

    那样的话,即使覃胤也没办法吧。

    到了第五天,薛言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

    他强行给她灌食,她紧闭着嘴唇以示决心,他索性喝了一口粥,嘴对嘴的给她渡过去。

    边颜惊恐的瞪大眼睛,本能的咽了下去,待他松手,难以接受地捂住嘴呛咳着说:“你……你特么太恶心了……”

    “你不肯自己吃,以后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喂给你。”

    边颜不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做,倔强又仇视的瞪着他。

    他玩真的。

    一碗粥快见底之后,边颜崩溃的摆摆手,“算了算了,我吃,我都吃。”

    半夜,边颜胃部一阵痉挛,挣扎着想要下床,却被薛言警觉地擒住了她的手腕,他起身打开台灯,扶着她的肩膀问:“怎么……”

    “呕……”

    胃液混合着食物的残渣糊满了薛言的胸口,他低头望着她痛苦苍白的脸,神情阴晴不定。

    边颜又干呕了几下才停住,她泪眼汪汪的抬起头,嗓音沙哑的说:“你能关我一辈子吗?”

    ……

    连着几天吃了吐吐了吃,完了夜里睡觉还不盖被子,边颜终于欣慰的病倒了。

    感觉薛言微凉的手覆盖在她额头上,边颜略有些心虚,她的身体其实没有那么脆弱,每天夜里都很辛苦的逼着自己醒来,然后抠嗓子催吐。

    吐的她的食道火辣辣的。

    薛言喂了药给她,但是每次吃下去没多久就会被她吐出来。

    所谓熟能生巧,关于催吐边颜已经掌握技巧了。

    她烧的迷迷糊糊的,隐约感受到薛言蹲下身,轻柔的握住她的手,“就真的这么不愿意跟我待在一起吗?”

    边颜鼓足气力,很坚定的吐出三个字,“不愿意。”

    他撩开她汗湿的额发,掌心贴着她的脸颊。

    他的小姑娘,过去也曾很努力的让自己生病,因为这样能换来他的体贴和照顾,能软绵绵跟他撒娇,不用担心被没有耐心地推开。

    现在折磨自己,却是逼他放了她。

    像个笑话。

    “如果我说,爸爸并不是被我送进监狱的,那些所谓的证据也和我无关。我只是……没有阻止。”他说:“你还是会一样恨我,是吗?”

    边颜费力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真的吗?”

    薛言微微笑了笑,“假的。”

    “耍我很有意思吗?”边颜用胳膊盖住脸,极力压抑,不想让他听出她的哽咽,“你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过家人。”

    家人?

    只有她还这么天真。

    他无声的笑了,拿开她的手臂,俯身亲吻她的眉眼,鼻梁,还有唇瓣。

    舌尖相触,柔软湿润

    “我爱你。”

    “喜欢了我那么久,为什么突然就不喜欢了呢?”

    男人抚摸她的头发,“可我已经是你的了。”

    薛言把她送进医院,然后通知了覃胤。

    离开前,他回头望了一眼病床上的女孩,她闭着眼,吝啬的不愿意跟他有任何交流。

    ***

    十一月末的金鹤电影节闭幕式上,覃胤突出重围,凭借《毒瘤》拿了影帝。

    他站在舞台上,声光熠熠,万众瞩目。

    是她最希望看到的样子。

    边颜坐在观众席上,比他紧张的多,视线遥遥的与那人隔空相对,错觉一般,他嘴角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她是我的伯乐,没有她的帮助和鼓励,我走不到今天这一步。”覃胤手捧奖杯和证书,微微躬身对着话筒说:“很可惜,今天她与奖项失之交臂。但其实早在两年前,她就已经获得了”最佳编剧“的殊荣,却被某个小人冒名顶替。”

    边颜愣怔,浑身僵直,失神的望着台上长身伫立的男人。

    他这是要帮她正名吗?

    金鹤奖在多个网络视频平台和卫视直播现场,新晋影帝这句意有所指的话一出,立刻引起了热议,网友纷纷将矛头指向了上一届的最佳编剧获得者——夏新。

    趁热打铁,边颜发博讲述了自己当初构思故事的初衷及发现剧本被盗后,出品方受到蒙骗,偏向于相信夏新的是剧本的原创者。

    这几年由于创作者和粉丝的版权意识增强,“抄袭”事件常常会受到大众关注,这次又事关热度正高的影帝和著名编剧,讨论量更是空前。面对网友的长枪短炮,夏新一度沉默,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和答复。

    直到边颜甩出录音,声称准备上诉维权。

    里面是宋臣跟夏新的谈话,那时边颜已经退出了工作室,夏新放松戒备,跟宋臣又有了那么点暧昧不明的关系,一次酒后微醺吐露心声。

    她自从那次获奖,再没有深入人心的作品出现,也受到了许多质疑。他们对她期望太高,看到剧本又觉得平平,那种眼神让她如芒在背,所以才在得知边颜破产负债后加入

    んǎιτǎиɡsんυщU(海┣棠書屋),◤℃┣ 0┣M工作室,想买她当自己的枪手。

    “为什么是她呢?”宋臣问。

    夏新笑:“你真的不知道原因吗?”

    这几乎就是变相承认了。

    评论区一下子就爆了。

    “夏新承认窃稿”登上热搜的两小时后,夏新登文道歉并表示将封笔,永远退出编剧行当。

    容月作为那部电影的监制,也在事情水落石出后公开表达了对于边颜的歉意。

    边颜扭头看向坐在床头的覃胤,“你妈妈跟我道歉,我好不安。”

    “她知道自己错怪你后,一直想找机会请客赔罪,还说未来想跟你合作。”覃胤稍稍抬眼,语气和缓,“就是不知道你的想法。”

    边颜垂眸沉思。

    覃胤轻轻叹气,“不想答应也没关系。”

    边颜脸有点红,磕磕巴巴,“那是不是说明,以后我想嫁给你,她不会反对了?”

    覃胤一怔,然后止不住的微笑。

    他掀被下床,修长的腿迈过来,边颜很不镇定地抓住了桌沿。

    他蹲下身,视线与她齐平,声音低低的好像穿透了她的胸腔,“什么时候嫁?”

    边颜眨眨眼,莫名窘迫,拿手挡他的脸,“你不要用这种姿势问我这种问题……”

    她听见覃胤笑了一声,一只手臂穿过她的膝弯,身体被凌空抱起,很快的,又被沉沉地压在了床上。

    “唔……别弄那里……”边颜满脸红晕。

    “……什么时候嫁?”

    感受着身体里火热的冲撞,边颜很崩溃,“也不要这个时候问……”

    (完结了宝贝们,之后会有一个男女主的番外,也可能还有一个薛言的番外。蓝后我昨晚又有了两个梗穿越进公司开发的h游戏(np)+用h征服高岭之花再甩了他(1v1)我要先写介个!)

    んǎιτǎиɡsんυщU(海┣棠書屋),◤℃┣ 0┣M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闷骚(1v1 H)_御宅屋她见青山(婚后)学长的诱惑_高h顾家情事(NPH)今天你睡了吗[快穿]乱交游乐园